嘉庚先生长眠之地 镌刻着中共党史
2021-03-0309:19:13来源:厦门日报、中共厦门市委党史和地方志党史研究室征研处

  对于华侨领袖陈嘉庚,社会上广为流传的是他倾资办学的故事。实际上,激励他归来参加新中国建设的,除了爱国爱乡精神之外,还有他对一个伟大政党的倾慕之心。

  1945年,毛泽东为陈嘉庚题词“华侨旗帜,民族光辉”。

  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题写“华侨旗帜,民族光辉 陈嘉庚”。

  2014年10月,在陈嘉庚先生诞辰14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给集美校友总会回信,肯定嘉庚先生为祖国特别是为家乡福建作出的贡献,希望广大华侨华人弘扬嘉庚精神,深怀爱国之情,坚守报国之志,同祖国人民一道不懈奋斗,共圆民族复兴之梦。

1.jpg

  作为鳌园的主体建筑,集美解放纪念碑碑高28米。

2.jpg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陈嘉庚纪念馆。

  本版图/本报记者 张奇辉

  (除署名外)

  【现场】

  本报记者 林桂桢  王  坚

  近日,“踏寻厦门红色足迹”活动走进陈嘉庚纪念胜地,本报记者带着厦门日报小记者团的小记者们一同参观陈嘉庚纪念馆等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探寻陈嘉庚与中国共产党交往、合作的往事,在红色记忆中重温先辈的爱国情怀与革命精神。

  纪念馆里展出的周恩来总理手书日历,首先吸引了小记者们的注意力。原来,1961年,听说陈嘉庚病重,日理万机的周总理极为揪心,亲自安排治疗事宜。当年5月10日,周总理在日历里写下一条备忘录:“看望嘉庚”。

  在讲解员的引导下,大小记者们来到陈嘉庚纪念馆的第三展厅,在一座模拟的窑洞前驻足良久,聆听一段历史往事。1940年,陈嘉庚率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考察团归国考察,毛泽东在延安杨家岭居住的窑洞接待了他。窑洞前的一张简陋石桌,就是毛泽东请陈嘉庚吃饭的饭桌。在这里,陈嘉庚看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质朴清廉。

  “延安之行让陈嘉庚先生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在延安’。”此次参观,让槟榔中学初一的朴正赫同学印象最深的,是陈嘉庚先去重庆,看到国民党政府昏庸腐败,而在延安,虽然共产党一穷二白,但吏治清廉、民心归向,对比鲜明。

  现场,墙上的一张照片引起小记者们的兴趣——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全体常委的合影。那是1949年6月,陈嘉庚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的领导人,以及郭沫若、黄炎培、马寅初等各界人士站在一起的合影。

  “嘉庚先生对这张照片很重视,把它刻在鳌园中集美解放纪念碑基座正中央的石雕上。”讲解员曾老师说,这表明了陈嘉庚的“心迹”,对中国共产党的高度认同。小记者们纷纷举起手机,拍下这张珍贵的照片,并认真地将这一细节记在本子上。

3.jpg

  小记者们参观陈嘉庚纪念馆,听讲解员讲述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的传奇经历。

  回国后的陈嘉庚,作为华侨代表积极参政议政,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权建设和经济、文化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看了相关文图史料,湖滨小学六年级的纪程同学激动地表示,此次寻访红色足迹活动中采访到的种种细节,让他更加深切地理解了“华侨旗帜,民族光辉”的含义,“平时经常坐火车、动车,今天我才知道鹰厦铁路是陈嘉庚先生倡建的。另外,高集海堤也是陈嘉庚先生倡建的。他对国家、社会的贡献,至今仍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陈嘉庚先生于1961年8月12日逝世。周恩来任陈嘉庚治丧委员会主委,周恩来、朱德亲自执绋,廖承志在追悼会上致词。同年8月15日,首都各界举行公祭。公祭结束后,灵柩南运,最后在厦门集美鳌园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陈嘉庚长眠于鳌园。“嘉庚先生是一位对党、国家和民族作出重大贡献的华侨领袖,只有这样伟大的人,才值得这样隆重的葬礼。”实验小学四年级的苏靖涵同学说。

40.jpg

  嘉庚纪念胜地及周边遗址分布图

  陈嘉庚纪念胜地位于集美区,由鳌园、陈嘉庚纪念馆、归来堂和归来园、陈嘉庚先生故居等组成。周边的革命遗址还包括:

  一、中共(闽中)同安县工委6月会议传达处旧址(厦门市集美区浔江路115号陈文确陈六使陈列馆)

  二、闽西南第一个共青团支部——共青团厦门支部诞生地旧址(厦门市集美区嘉庚路57号集美小学三立楼)

  三、中共(闽中)集美学校工委旧址(厦门市集美区集岑路6号集美图书馆)

  【讲述】

  一位爱国侨领与一个伟大政党的不解之缘

  本报记者 林桂桢  通讯员 姚  冰

  厦门,集美,鳌园。

  雄伟的集美解放纪念碑巍然挺立。基座的正中央镌刻着一幅画像。画像内容就是表明陈嘉庚先生“心迹”的那张照片。

  “华侨旗帜,民族光辉”陈嘉庚就长眠于此。

  曾经,陈嘉庚先生坚持不参加任何党派,他办的学校也不允许任何党派插手。从对党派“保持距离”,到热情拥护中国共产党;从要求学校必须脱离政治,到主动请调共产党员担任集美中学校长,陈嘉庚这一巨大心理转变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位无党派人士,为什么要在自己的长眠之所铭刻中共党史?28米高的集美解放纪念碑碑身,又蕴藏着怎样的寓意?

  一次重大转折

  1940年延安之行让他“如拨云雾见青天”

  故事要从毛泽东在延安杨家岭窑洞会见陈嘉庚说起。

  在此之前,陈嘉庚对共产党不甚了解。陈嘉庚纪念馆研究中心主任林东霞说,1940年的延安之行,让陈嘉庚的政治立场发生了根本转折,让他“如拨云雾见青天”,从而断定“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全面抗日战争开始后,陈嘉庚领导组织了“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动员南洋华侨支援祖国抗战。1939年冬,他发起组织“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考察团”,回国考察国内战争状况、民众生活情况。

  1940年5月31日陈嘉庚来到延安,广泛接触共产党领袖和各界人士,悉心考察研究,短短9天里看到了与重庆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迨至延安则长衣马褂、唇红旗袍、官吏营业、滥设机关及酒楼应酬,诸有损无益各项,都绝迹不见。”

  陈嘉庚在与共产党领袖们接触时,不仅听其言,更注重观其行。他看到毛泽东在杨家岭所居住、办公的窑洞摆设十分简单,仅一张陈旧的办公桌、几张长短高低不等的木头凳子。

  陈嘉庚与毛泽东交谈间,几名来自南洋的学生跑来见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惊讶地发现,这些学生进门不必敬礼,自己找把椅子就坐下参加谈话,毫无拘束。

  当晚,毛泽东在窑洞外的石桌上设宴款待陈嘉庚,由于人多,桌子太小,就拿一个旧圆桌面铺在上面,桌面陈旧不光洁,又拿来四张白纸遮盖充作桌布。一阵风吹来,白纸被吹掉在地上,干脆就弃之不用。

  关于这顿晚餐,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细节。毛泽东请陈嘉庚吃的是拼凑的一顿农家饭,桌上只有白米饭、一些时令蔬菜和鸡汤。毛泽东说:“我没有钱买鸡,这只鸡是邻居老大娘知道我有远客,特地送来的,母鸡正下蛋呢!”陈嘉庚听了,十分感动。

  几天后,朱德陪同陈嘉庚参观延安第四军校,一名打篮球的学生向朱德呼喊:“总司令来比赛一场。”朱德脱去外衣就上阵,与学生们比赛。两相比较之下,陈嘉庚感慨,这个山沟里的政党的质朴廉洁,与人民关系的水乳交融,还有上上下下饱满向上的精神状态,跟在重庆看到的腐朽堕落截然不同。

  一座集美解放纪念碑

  碑高28米 象征中国共产党创建新中国28年历程

  如今,在鳌园石雕上,南昌起义、三湾改编、井冈山会师、强渡金沙江、开国大典等中国共产党大事历历在目。就在几天前,集美学校委员会在陈嘉庚纪念馆举办了一场主题为“陈嘉庚与中国共产党”的讲座,主讲人、陈嘉庚研究会原副会长陈经华说,这些都是陈嘉庚亲自选定的内容,代表了他对中国共产党的由衷认同。

  陈经华还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1949年9月23日,集美解放,10月17日厦门解放。几个月后,陈嘉庚回到日思夜想的故乡,走在集美学村的道路上,查看被战争破坏的情况。

  来到一栋楼前,墙上贴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八十五师司令部、政治部布告。正文是:“查集美学校为华侨民主人士陈嘉庚所创、规模较大的学校,希我各部队人员尽量不进驻该校,并坚决予以保护,严禁搬移或损破该校一切教育用具及房屋、树木,仰各切实遵照为要。”

  透过这一布告,陈嘉庚看到了一支新型的军队,以及领导这支军队的政党。

  把时间拉回到1949年9月21日,解放军打响解放集美的战斗。敌军把集美学校校舍当作屏障,负隅顽抗。此时,周恩来发来指示,要求保护好集美学校。经过一天一夜的激烈战斗,集美解放,集美学校师生、集美村民无一伤亡,校舍、民宅无一受损,但解放军第29军85师253团由于作战中没有使用重武器,伤亡200余人,其中81人长眠于集美。

  后来,陈嘉庚在建造鳌园时,为纪念解放集美而英勇牺牲的解放军战士,修建了集美解放纪念碑。作为鳌园主体建筑,纪念碑碑高28米,象征中国共产党率领全国各族人民历经28年创建新中国的光辉历程。碑身上苍劲潇洒有力的“集美解放纪念碑”七个大字,是毛泽东于 1952年 5月 16日亲笔题写。

  陈嘉庚始终与中国共产党惺惺相惜,肝胆相照。解放战争即将胜利之际,毛泽东亲自致电身在新加坡的陈嘉庚,邀请他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陈嘉庚被推举为华侨首席代表,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和开国大典,参与了拟定国旗、国徽及国歌方案,为新中国的政权建设建言献策。他回国定居,为共和国建设、家乡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两个闪闪发光的“红色摇篮”

  他创办的学校

  成为厦门革命发源地

  陈经华在长期研究中,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变化——陈嘉庚原本十分反对党派插手学校。上世纪20年代,集美学校、厦门大学多次闹学潮,陈嘉庚很愤怒,坚持学生必须爱国,但学校必须脱离政治,避免被党派控制,避免太多的政治活动影响学生学习。但在新中国成立后,归来支持祖国建设的陈嘉庚,开始为迅速发展的集美中学物色校长,有人推荐福州师范学校校长叶振汉。叶振汉是一名共产党员,曾任中共(闽中)厦门工委负责人。他还是集美校友、归侨,当过多所中学校长。

  “陈嘉庚认为,集美中学有大量侨生,需要一个懂侨生、又善于做思想工作的人领导,这个人最好是归侨,又是中共党员。”陈经华说,1953年,陈嘉庚亲自向福建省人民政府指名请调,将叶振汉调到集美中学担任校长。

  变化的背后,或许就藏着嘉庚先生对中国共产党的深深认同。

  细数陈嘉庚和中国共产党的缘分,还有一个细节不能错过:尽管陈嘉庚先生是无党无派之人,但无心插柳柳成荫,他创办的集美学校和厦门大学,成为党团进步组织的红色摇篮。

  1925年6月,闽西南第一个共青团支部——共青团厦门支部在现在的集美小学三立楼成立。三立楼被称为厦门革命的发源地。

  1926年2月,在厦大囊萤楼111室宿舍,罗扬才、罗秋天、李觉民三位共产党员热血激昂,在此宣告了福建省第一个党组织——中共厦门大学支部的诞生。

  同年4月,集美学校师范部和集美小学分别成立中共支部,与厦大支部一起,成为闽西南最早的三个党支部。

  集美学校、厦门大学因此被誉为厦门“革命摇篮”,闽西、闽西南和厦门地区革命的发源地。厦门乃至福建的现代革命史由此掀开崭新的一页。

  到1935年,在厦门、闽西、闽西南和闽南四个地区,中共基层组织已经发展到21个 ,其中就有17个是以集美学校党员为主建立起来的。

  厦门大学、集美学校涌现出不少为民族独立、国家富强而抛头颅洒热血的仁人志士,其中,罗扬才、罗明、陈乃昌、蓝裕业、李觉民、刘端生、邱泮林、朱积垒等人,在革命斗争中锻炼成长,为闽西南地区党团的建设发展做了突出贡献。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