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故事 | 图说厦门党史(十四):中共厦门地方组织的恢复与发展
2021-07-1309:13:58来源:中共厦门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党史征研处

大革命失败后,遭受重大挫折的中国共产党人,没有被反动派的屠刀吓倒,他们又勇敢地投入新的战斗。鉴于中共厦门市委书记罗秋天的身份暴露,中共闽南部(特)委将其调离厦门,同时把原任特委组织部长的刘端生调任厦门市委书记,使厦门地区的党组织得到较快恢复。到1927年10月,中共厦门市委的组织体系进一步健全,所属基层支部数量达到10个。此后,因革命形势不断变化,至1931年“三二五事件”为止,中共厦门市委名称变更频繁,经历了市委、特委、区委、总行委再恢复到市委的演变。

1634001286797052.jpg

1930年6月25日,中共福建省委关于组织工作向中央的报告,表扬了厦门党组织在发展党员与提高党员干部素质方面的成绩。

2.jpg

1930年中共福建省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后,厦门党组织得到整顿和发展,码头、印务、马路、人力车、电话等行业工人都建立了支部,干部素质也有很大提高,是这一时期全省发展党员较多的一个地区。图为1930年6月中共福建省委关于组织工作向中央报告的统计数字。

共青团厦门市委的建立

1928年3月后,共青团厦门市委成立。叶炎煌、叶飞、胡炽基、陈开昌等先后任团市委书记。团市委成立后,着力在学生、工人、店员中团结教育进步青年,积极发展团员,为党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后备力量。

3.jpg

叶飞(1914—1999),原名叶启亨,福建南安人,菲律宾华侨。1928年加入共青团,1932年转为中共党员。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共青团福建省委宣传部长、代理书记,共青团厦门市委书记,共青团福州中心市委书记,中共闽东临时特委组织部长、书记,红军闽东独立师师长,闽东军政委员会主席等职。1935年后是闽东游击队主要领导人,坚持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率部改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团北上抗日,转战大江南北。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华东野战军第一兵团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委、三野第十兵团司令员,参加宿北、莱芜、淮海、渡江、上海、福州、漳厦等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福建军区司令员、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福建省省长、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福州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交通部部长、人民海军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第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99年4月,因病在北京逝世。2000年4月18日,骨灰被安放在厦门烈士陵园,永远留在厦门。

1634001343505388.jpg

叶飞进行革命活动的地点之一——厦门玉屏书院。

厦门工人运动的复兴

四九反革命事变后,厦门工人运动一度陷入低潮。随着厦门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整理与恢复工人运动的工作也逐步展开,一批赤色基层工会重新组建起来。

1634001366875793.jpg

厦门淘化大同罐头厂是大革命时期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厦门工人运动的中心。

1928年初,厦门淘化大同罐头厂的资本家为了制裁工人积极分子,无理开除了50多名工人,并停发工人应得的花红,激起工人的强烈愤慨。中共厦门市委当即派人到工厂去领导工人开展罢工斗争,发展党的组织,成立工人纠察队,斗争最后取得胜利。

1634001390353089.jpg

《 厦门工人》于1929年1月21日创刊。初创时为厦门工代会主办,厦门赤色总工会成立后成为赤色总工会的机关刊物。

1634001461761176.jpg

1929年3月11日,厦门江声、民钟、思明、商报等四家报馆印刷工人集体罢工,为反对经理欠薪而开展年关斗争。

8.jpg

1929年9月12日,中共福建省委机关刊物《烈火》发表关于厦门汽车工友反抗国民党军政机关压迫的报道。

1929年9月5日,厦门汽车公司的司机翁清水因未给国民党海军航空处处长的车让道而遭到毒打。航空处当局不仅不赔偿医疗费,反而拘捕、殴打前去申诉的工友,引发了汽车公司工人的大罢工。厦门党团组织成功地领导了这场斗争,并及时地将斗争扩大到各行业,号召各行业工人“为要求加薪减时而斗争”。同时,把经济斗争与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国民党政府苛政重税的政治斗争结合起来,使厦门工人运动发展到新的高度。

9.jpg

1930年6月,《烈火》发表关于厦门电灯工友罢工的意义和教训的报道。

反帝反封建斗争的紧密结合

把反帝斗争与反封建斗争有机结合起来,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厦门党组织领导白区斗争的一个成功策略。

1928年3月2日,日本驻厦门领事馆警察擅自非法逮捕中国籍黄埔军校毕业生、原朝鲜共产党员李箕焕等4人,引发了中国民众的强烈反抗。中共厦门市委以厦门民众团体联合会名义召开厦门各界代表大会,决定由厦门总工会、厦门大学、厦门学生联合会等11个团体组成厦门各界反抗侵略国权委员会,公开组织和领导这场斗争。这场反帝运动延续了近两个月,有力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和国民党政府的媚外投降政策,在全省乃至全国产生了广泛的政治影响。

1634001516407157.jpg

《厦门大学教职员反日外交后援会特刊》发刊词。

11.jpg

1928年3月10日,上海《民国日报》关于厦门各界反抗日本侵略国权的报道。

1634001579814950.jpg

1928年3月31日,国民政府秘书处就“李箕焕事件”给福建省政府并外交部函件,要求“查询处理情形”。图为秘书处批示文原件。

1634001607242665.jpg

1928年5月3日,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借口,肆意杀戮北伐军和济南市民,制造了惨绝人寰的五三惨案。济南五三惨案发生后,厦门各界民众召开声援大会。

厦门大学进步师生的抗争

在反对国民党新军阀暴政的斗争中,厦门大学党组织和进步师生是中共福建省委和厦门市委的骨干力量。在省委、市委的领导下,厦门大学学生会通过罢课、示威游行等活动发动革命群众,掀起反对国民党暴政的斗争。

14.jpg

1929年7月29日,中共福建省委在致中共中央的报告中指出:“厦大支部——在学生群众中能起相当的作用。”

1634001648970643.jpg

1930年2月,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令福建省党务指导委员会密切关注厦门大学及莆田、漳州学生动向,认为这些地方共产党员及活动势力“潜伏甚厚”、“厦大学生会亦觉有此嫌疑”、“恐激起学潮,未敢毅然处置”。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